论汽车后市场初级阶段的主要矛盾
上周,山人写了两篇文章,一篇总结我国当下汽车后市场三大特征,并做出了我国汽车后市场,虽然历经十多年井喷式发展,但仍然处于初级阶段的结论。另外一篇,主要提出了我国汽车后市场初级阶段经过的三个发展阶段,分别是4S店和路边店并存阶段、微修和专修共生阶段以及当下的互联网+阶段。

  上周,山人写了两篇文章,一篇总结我国当下汽车后市场三大特征,并做出了我国汽车后市场,虽然历经十多年井喷式发展,但仍然处于初级阶段的结论。另外一篇,主要提出了我国汽车后市场初级阶段经过的三个发展阶段,分别是4S店和路边店并存阶段、微修和专修共生阶段以及当下的互联网+阶段。

  今天,我们接着聊这个话题。今天我们主要想讨论一下,汽车后市场初级阶段的主要矛盾,到底是什么?

  当下时代特征:个性化需求高涨

  按照大多数专家的观点,人类到目前为止,已经经历了史前时代、农业时代、工业时代、互联网时代四个时代。目前正在经历的,是移动互联时代,也就是移动通信和互联网二者有机结合的时代。

  这一时代,具有很多前所未有的特征,其探讨亦不在少数,各有各的观点,也各有各的理由。但综合起来,主要有四点。即社交化、本地化、移动化和个性化。其中,和生产、消费关联最密切的,是个性化。这里,主要讨论一下什么是个性化。

  自从一百多年以前福特发展出T型生产线,我们大部分的东西都标准化了,作为企业的“B”给作为消费者的我们这个“C”制定了计划,生产了商品,给我们这个C提供什么,我们就得接受什么。衣服如此,车子如此,房子如此,吃的肯德基麦当劳如此,喝的星巴克咖啡如此,唱的卡拉OK,还是如此。

  但现在,移动互联时代颠覆了这一切。在阿里研究院的研究者们看来,互联网降低企业间协作成本的同时,降低了企业与消费者之间、以及消费者之间的协作成本。买卖双方从未如此容易地实现对接。在淘宝的旺旺群里,QQ群里和微信、钉钉的一次次转发中,消费者的互动成本大大降低。而这种协作成本的普遍下降,使得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可以更容易地汇集、分类那些零散分布的个性化需求,实现与企业的有效对接,并使之成为对于企业而言的可观的生意。这使得原本受制于市场规模的个性化小生意,越来越成为了可能,个性化需求也越来越成为当前市场主流。

  这就是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战略官曾鸣教授研究多年并大力推动C2B商业模式。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在今年年初的一次会议发言中,把“C2B”看作是一场真正的革命,是大势所趋。

  个性化时代车主需要什么服务

  个性化时代,我们的车主们,他们的需求,又有什么改变呢?改变有很多种,但个人以为一切都可以归结为一种,这就是车主们,从原来的“花时间赚钱”到现在的“花钱赚时间”,更注重效率。

  很早之前,有一首流行歌曲,其中有两句歌词是这样的:我想去桂林呀,我想去桂林,可是有时间的时候我却没有钱;我想去桂林呀,我想去桂林,可是有了钱的时候我却没时间。这很好地阐述了钱与时间之间的矛盾。

  我想大部分读者应该都过过那种日子,那大概是2004年之前的那些时间里,大家基本上是在花时间赚钱。为了赚钱,晚上加班、周末加班、节假日还加班;虽然那时候也已经有年休假的概念,但真想休假的时候,很多人又不敢跟老板提出来,就怕自己休假回来,人还在,岗位没了。我还记得那些年,一位电视台的汽车线记者,为了跑汽车发布会的新闻,一周可以飞六趟飞机,基本上每个周末都在外面,真正的空中飞人。那段时间里,对很多人来说,工作是一切,为了工作,甚至可以放弃家庭。

  而现在,尤其是90后们,在2004年后的一段时间里,父母财富的积累和基本上是独生子女的身份,令他们的工作和生活观念大为变化:周末最好和孩子一起玩,培养亲情;加班是不愿意的,除非我是自愿的,否则宁愿和家人、朋友一起度过这段时间;年休假,那是一定要用的,而且一定要用完;一年总有一次,是带家人去海外游玩。在他们看来,工作只是生活的手段,如果和生活冲撞了,工作是可以放弃的。特别是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,令车主们的业余时间生活,更丰富多彩了,除了刷微信,逛淘宝,玩游戏,看小说,还可以看电视连续剧、看体育赛事直播……为了自己的闲暇时间,如果能够用钱去换时间去买的,那他们一定是选择“换”。

  放到汽车后市场来说,现在的车主,比以前更注重效率。TA希望自己把车送到修理店,不管是美容、油漆,还是做个快修,最好是都不要花费TA很多时间。为此多花些钱,是可以的。同时,为了时间,他们希望自己的车子,能够有人帮他们提前检查,发现故障,提前排除,而不是等车子坏了,再打电话叫修理厂来修。

  汽车后市场生产方式落后者居多

  C2B时代,作为车主的“C”,因为有网络社交,其变化必然影响作为汽车后市场企业的“B”。但反观我们的汽车后市场,能够跟上车主要求的,并不多,主要原因,是其生产方式非常落后、低效。

  生产工具还很落后。就拿油漆这件事情来说,很多修理厂,还做不到客户的车当天接进,当天施工,当天交还车主手上。在人人拥有智能手机的时代,很多汽车后市场企业记录客户档案,靠的居然还是一个笔记本和一支笔。

  生产效率还很低下。截止目前,很多汽车后市场企业的生产流程其实是这样的:车主发现自己的车坏了——开或拖车到修理厂——修理厂人员一番检查,确定该车损坏的部件——和车主商量质量、价格——打电话给配件供应商——等啊等,总算等到配件送到——开始修理——客户等了好长时间——终于修好,交还客户手上。这样的效率,往往导致小毛病、小“手术”,也要等好长时间,车主是不会满意的。

  生产关系尚未转变。如前所述,车主要的是主动而不是被动的服务;要的是前置而不是“放马后炮般”的后置服务。但在很多汽车后市场企业里,他们做的,仍然是等客户主动上门,守株待兔。殊不知,这只“兔”,中途很可能已经改变策略了!

  要之,山人认为,我国汽车后市场初级阶段的主要矛盾,就是车主日益增长的效率与前置服务需要和后市场企业落后、低效的生产方式之间的矛盾。谁早日能够破解这一矛盾,谁就有可能赢得汽车后市场最大的蛋糕。

  (事不鉴不清,理不辩不明。一家之言,欢迎拍砖。原创文章,图片来自网络。感谢转载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欢迎留言评论,新闻线索请寄hss0571@qq.com